当前位置:郑州醉点科技有限公司资讯翡翠朝珠
翡翠朝珠
2022-07-08

作者:河西走狼 来源:《故事会》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你在给别人设计圈套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也掉进了别人的圈套呢?1.以物易物

前门廊房二条有家金珠店叫聚珍斋,主要经营金银首饰和珠宝玉器,规模在京城红货(珠宝玉器)行里数一数二。

这天早上,聚珍斋刚一开门,就来了个老主顾,是前翰林院老翰林的三姨太,后面还跟着个小白脸跟班。伙计忙笑脸招呼,三姨太却没搭理他,扫了几眼玻璃货柜里的首饰后,才开口问:“李掌柜呢?”

伙计说了句“您稍等”,赶紧去了后院。李掌柜一听是老主顾登门,连忙来到了前院的铺子,笑眯眯跟三姨太打招呼。

三姨太问:“李掌柜,你这店里除了玻璃柜里摆的玩意儿,还有更值钱的珠宝吗?”李掌柜一听,心中一阵惊喜,来大买卖了,便把她让到后堂落座,试探着问:“三太太,您想要什么样儿的珠宝啊?”

三姨太回答说:“我想寻摸条项链之类的珠宝,成色要好,最好是翡翠的。”李掌柜愣了一下,说:“现在老翡翠忒稀罕了,尤其是大件儿的项链,价钱都不低啊。”三姨太斜瞅了一眼李掌柜:“这个你不用操心,只要东西好就行。有吗?”

李掌柜笑了一下:“三太太,您算是来巧了。刚好有人托我代卖一串翡翠朝珠,要不要瞅瞅啊?”三姨太不动声色:“行啊,拿出来先瞅瞅再说。”

李掌柜说声“稍等”,很快从后院抱来个紫檀木的大匣儿,打开盖子,从软囊里面取出了一串朝珠,递给了三姨太。三姨太的俩眼立刻被勾住了:

这串朝珠全是一水儿的豆瓣绿翠珠,有拇指肚大,颗颗碧绿圆润,每两颗珠子中间用小金片儿隔开,以免翠珠相互磨损。朝珠上端缀着五颗红宝石佛头,佛嘴上连着个大翡翠坠子。朝珠两侧则配了三十颗略小的蓝宝石念珠,下面缀着块蓝宝石坠儿。整串朝珠绿红蓝三色相映,瑰丽端庄,叫人爱不释手。

三姨太把朝珠慢慢地放进软囊里,问:“卖多少钱啊?”李掌柜小声说:“不瞒您说,这串朝珠的主儿是恭亲王的后人,要十二万块现大洋。”其实,这串朝珠是李掌柜花八万现大洋收来的。

三姨太听后,想了想说:“十万我就要了。”李掌柜却搓着双手说:“三太太,这价儿我可做不了主,回头我帮您问问,明儿给您个准信儿。”三姨太答应了,说明儿下午再来,然后就和小白脸走了。

第二天下午,三姨太再次来到了聚珍斋。李掌柜对她说:“那主儿死活不改口,就要十二万。您看……”三姨太略一思忖,痛快地答应了:“行,就这么着吧。但我有个条件,你考虑一下。要是行,咱就定了!”李掌柜一听,忙问:“什么条件啊?”

三姨太回答说:“这么多现大洋,我一时也拿不出,只能拿古董来换,让你多赚一头的钱。怎么样啊?”李掌柜愣了一下:“什么古董啊?”

三姨太微微一笑:“合着你还不知道啊?我家老爷子这些年来可是收藏了不少青铜器啊字画啊什么的,件件都是值钱的玩意儿。”

李掌柜点头附和说:“那是。可是三太太,您要说红货我还懂点皮毛,可古董这一行,我是个门外汉,一窍不通啊。”

三姨太听后,撇了撇嘴:“你呀,真是聪明人说糊涂话。实话告诉你吧,那琉璃厂赏古阁的二掌柜,早就盯上了老爷子的那些个东西,恨不得全搂走呢!”见李掌柜笑了,她接着又说,“李掌柜,你不是外人,我也不瞒你。现如今,我家老爷子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老大和老二合起伙来挤对我,想把我扫地出门。我不想空手走人,但总不能把那些个古董带着吧?多麻烦啊,所以就想换成贴身的珠宝。你考虑一下,也不用着急答复,三天后,我打发外面那跟班来,你给个准信儿就成。行就先验货,不行我接着找下家,金珠店又不止你一家,是不是啊?”

李掌柜心想,不如先应下来,找那赏古阁的二柜瞅瞅东西究竟怎么样,然后再拿主意,就点头答应了。等三姨太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去了琉璃厂,一打听,赏古阁果然专做夏商周的青铜器买卖,不巧的是今儿没开张,李掌柜这心里就有了底儿。

第二天晚上,李掌柜在城里最好的饭庄包了个包厢,打发饭庄的伙计把赏古阁二柜请了过来。见面后,他先自报家门,然后是几句客套话,最后才把这档子买卖简短讲了一遍。二柜一听,两眼直冒光:“恭喜啊,李掌柜,您可是遇上财神爷啦!”

李掌柜听后,连忙摆手说:“成不成还两说呢。”二柜却忽然压低声音对他说:“李掌柜,老翰林可是四九城有名的大藏家啊,他收藏的青铜器件件都是硬货。不瞒您说,我磨过老爷子好几次,可人家愣是不卖,弄得我一点辙都没有。这买卖要做成了,您可是两头赚啊。朝珠赚一笔,古董另赚一笔,想不发财都难啊!”2.财迷心窍

李掌柜一听,甭提有多高兴了,他端起酒盅说:“到时候还得劳您多费心啊。老规矩,要是买卖成了,多赚的钱有您的两成好处!”二柜满口答应了。

第三天后晌,那个小白脸跟班儿来到了聚珍斋。李掌柜对他说:“劳驾您转告三太太,我先带个行家过去瞅瞅东西,接下来的事咱另议。”小白脸点头说:“三姨太说了,您要方便,就今儿晚上来瞅,到时候我在后门候着您。”

这天晚上,李掌柜和二柜坐着两辆洋车来到了老翰林宅子后门。李掌柜轻轻敲了三下门,门立马应声而开。小白脸把俩人让进来,悄悄地带到了一处厢房。

进门后,李掌柜就发现,里面摆放着大大小小几十件青铜器和瓷器,墙上则挂满了各种旧字画。三姨太压低声音说:“李掌柜,咱可說好了,只能挑四件青铜器。”

二柜仔细看完全部的青铜器后,对李掌柜耳语说:“我已经瞅好了,就要其中的四件青铜簋、鼎、彝和炉,上面全都铸有铭文,光那件簋上就刻着一百多个字,这可是一字千金啊!我估算了一下,这四件青铜器能卖二十万。”

李掌柜听后,惊呆了,他指着那四件青铜器,说就要这几件。三姨太点头答应了。俩人约定,明晚就成交,免得被老翰林发现后,买卖泡汤。

在回来的路上,李掌柜心里有些不踏实,问二柜:“您确定那四件全是值钱的硬货吗?”二柜郑重地点了点头:“李掌柜,您要心里不踏实,把这几样东西匀给我得了,给您三成的好处,怎么样啊?”

李掌柜笑了笑,又问:“把东西淘换回来后,卖给谁啊?”二柜微微一笑:“我说李掌柜,有了猪头还怕找不到庙门吗?放心吧,早替您安排好了。明儿一大早,我就给上海的卢吴公司拍电报,这家公司专做青铜器的出口买卖,只要东西好,他们舍得出价,转身就弄到美国去,人家赚的可是美金啊!”李掌柜心里这才踏实了。

第二天上午,二柜特意来到聚珍斋,对李掌柜说:“已经办妥了。卢吴公司回电报说,他们的人三天后就到。”李掌柜倍儿高兴,中午请二柜在全聚德撮了一顿烤鸭。

到了晚上,李掌柜拿着用蓝布包好的紫檀木匣儿,进了老翰林宅子后门。在一间厢房内,小白脸验完翡翠朝珠后,打开木箱里的四件青铜器让李掌柜验。二柜验完点了点头,仨人立马悄没声儿地把箱子抬出后门,搬上候着的马车立马就走了。

第三天早上,二柜忽然打发人送来信儿,说卢吴公司的人已经住进了六国饭店,下午就过来验货,他昨晚不小心着了凉,有些不舒服,就不过来了。二柜还再三交代,对方的出价要是低于二十万,就先甭出手,心急吃不得热豆腐。

果不其然,到了下午,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来到了聚珍斋,自称是上海卢吴公司的。进了后堂,李掌柜打开木箱,中年男子仔细看过后,忽然蹲下身子,冲着四件青铜器闻了闻,脸色变得有些怪怪的,问:“这是什么味道啊?”

李掌柜有些纳闷儿,走过来也闻了一下,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尿臊味儿。他起身说:“怎么会有这种味儿啊?”中年男子却突然问:“这几件东西您从哪儿淘换来的,花了多少钱?”李掌柜回答说:“熟人托我代卖的。”

中年男子“哦”了一下:“您还是原样不动给退回去吧,全是埋地下用尿浇过的假货。”说完,他一脸失望地走了。

李掌柜惊呆了,急忙让学徒叫来辆洋车,坐着直奔赏古阁。他一脚踏进门就喊:“你们二柜在吗?”里面的伙计却眨巴着眼睛:“我们这里没二柜啊!”李掌柜一听很惊讶,忙把二柜的长相描述了一遍,那伙计还是摇头,说没这个人。

李掌柜一下子慌了,他什么也不顾了,火速赶到了老翰林的宅子,砰砰砰砸响了门。门开后,门房探出半个脑袋,问他干吗,李掌柜说找三太太。谁知,门房却没好气地说:“你是说那个骚狐狸啊,前天跟个小白脸私奔了!”

李掌柜听后,脑袋里“轰”的一声,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李掌柜才慢慢悠悠醒过来,他一个激灵,立马翻起身跑到警局报了案。警察根据二柜的长相查访,发现竟是个打边鼓儿的,立马赶到乡下逮住了他。警察一阵连吓带唬后,二柜就怂了,供出背后真正的主谋,竟是三姨太的那个跟班——小白脸!3.竹篮打水

据二柜交代,小白脸叫苟小三,也是个打边鼓儿的。一年前,他不知怎么认识了三姨太,一来二去,俩人居然勾搭上了。苟小三知道老翰林手头藏了不少值钱的玩意儿,就撺掇三姨太弄出几件后远走高飞,谁知老爷子盯得紧,一直没机会下手。他对红货行略懂一二,闻听聚珍斋收了串极为罕见的翡翠朝珠后,和二柜费尽心机,做了这个以物易物的局……

为了追回翡翠朝珠,李掌柜给了警察头儿不少现大洋,可一眨巴眼俩月过去了,苟小三却一点信儿也没有。李掌柜催了好几次,警察头儿干脆躲了起来,他最后只好自认倒霉。

再说苟小三,拿着得手的朝珠,带着三姨太一气儿跑到了上海。俩人在小旅馆腻味了仨月,苟小三就起腻了,本想把朝珠卖掉后,屁股一拍就跑,没承想,上海的珠宝店老板个个都欺生,可着劲儿压价,最高才给六万大洋。苟小三赌气没卖,在上海滩瞎溜达了几天后,琢磨出了个甩掉三姨太的损招儿。

一天晚上,从外面回到旅馆后,苟小三笑眯眯地说,他在一家洋行找了个差事,还给发一笔安家费,正好拿着去租房,但得家属亲自去领。第二天,三姨太高高兴兴地跟着苟小三到了这家洋行。

苟小三和一个穿马甲的小声嘀咕了几句后,马甲从皮包内取出一张纸,交给了他。苟小三过来对三姨太说,洋行要家属签个字,她见上面全是洋文,一个字也不认得,就在苟小三手指的地方写上自个儿的姓名,并摁了手印。完事后,苟小三就把几张花花绿绿的美金交给了三姨太,说他去洋经理那儿报个到,让三姨太在另一间会客室等,回头俩人再去租房子。

会客室里坐着十几个男人,个个都蔫不拉几的不言语。三姨太等了半天,却不见苟小三来找。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就问身边的一个男人。这男人却问:“你签字画押了吗?”三姨太点了点头。

男人十分惊讶:“你一个妇道人家,干吗要卖自个儿啊?”三姨太听后吃了一惊,忙问这话怎么说。男人告诉她,房间内里全是签了卖身契的人,过几天就被货轮拉到万里之外的美国旧金山去挖矿。

三姨太吓了一大跳,急忙起身朝门外跑去,却发现门已经被锁上了。她这才意识到,自个儿被挨千刀的苟小三给卖了!三姨太顿时瘫软在了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苟小三回到旅馆后,立马搂着翡翠朝珠,悄没声儿地又溜回了北平城,他托人一打聽,得知警局逮住二柜后,因再无线索可查,时间一长,案子就搁一边儿了。苟小三心里落停了一半,开始找机会卖掉朝珠。

不久,张作霖打败了吴佩孚,当上了陆海军大元帅,把帅府设在了顺承王府。一天,苟小三听到个好消息,张作霖的二房喜欢珠宝,只要东西好,就舍得花钱。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这天早上,就提溜着个蓝布包袱来到了大帅府,见门口站着四个挎盒子炮的卫兵,没敢贸然上前。

苟小三远远地观察了一会儿,终于瞅出了门道,但凡女眷进帅府,只要通过门房的那个老门卫就能进去,他心里立马有了底儿。

见到老门卫后,苟小三客客气气地说:“大爷,我是廊房二条一家红货行的外柜,前些日子二太太来到店里,让我给她淘换一串好项链,今儿特意送过来,让二太太瞅瞅。”

老门卫一听,打起了官腔:“二太太回奉天了,你过些日子再来吧。”苟小三心想,那得等多久啊,就没话找话,和老门卫套起了近乎。

聊着聊着,到了晌午饭点儿,苟小三上附近的饭馆买了一斤猪耳朵、几张贴饼子,外加一斤烧酒,请老门卫吃喝。酒足饭饱后,老门卫又收了两块现大洋,才终于透了准信儿,二太太后天就回来。苟小三也喝高了,谢过后,晕晕乎乎地离开门房,回家后睡起了大觉。

苟小三一觉睡到了傍晚,醒来后,却发现放朝珠的包袱不见了,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找遍了屋里却没找到,仔细一回想,这才想起,和老门卫喝酒时,自个儿把包袱放在了凳子上,回来时忘了拿。

苟小三急忙坐了辆洋车赶到了帅府,见着老门卫就说:“大爷,我把个蓝布包袱落在门房了,过来拿一下。”老门卫说没瞅见,让他进来找。可苟小三找了半天,却愣是没找到,只好着脸儿说:“大爷,您老就别逗我玩啦,一准儿是您帮我收了起来,我谢谢您了!”

不料,老门卫却立马翻了脸,张口就骂:“你自个儿把东西弄丢了,反倒讹上老子了。信不信,老子立马就能叫你蹲大牢去!”苟小三一听怕了,忙冲着他又是鞠躬又是作揖,说:“大爷,对不住您了,是我急糊涂了,我回家再找找!”说完他转身撒丫子就跑。

回來后,苟小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包袱明明落在了门房,老门卫却愣说没见着,一准儿是被他给昧了。

自个儿费劲弄回来的宝贝,眨巴眼儿却落在了这个老不死的手里。苟小三越想越来气,越气越不甘心,他盯着屋顶琢磨了半宿:爷我就不信了,走着瞧!4.失而复得

这天后晌,聚珍斋没什么客人,忽然进来个奉天老炮儿,踏进门槛后,就扯着嗓门叫嚷:“掌柜的在吗?”

李掌柜双手一拱:“老爷子,您想买点什么?”不料,老炮儿却俩眼一瞪:“咋着?瞅着你家的门脸儿最阔,合着只卖东西,不买东西啊?那老子走啦!”李掌柜一听,敢情老炮儿要卖东西啊,连忙拦住了他,吩咐伙计赶紧上茶。

老炮儿从背后拿出个软囊,往桌子上一放:“你自己打开瞧!”李掌柜赔着笑说:“您的东西,还是您打开吧。”老炮儿气红了脸:“咋着,怕我讹你啊?好好好,我拿出来你瞧!”说完,他从软囊里倒出一串翠绿色的朝珠。

李掌柜一看,立马惊呆了,这不是被苟小三骗走的翡翠朝珠吗,怎么会到这个老炮儿手里呢?他拿起朝珠,双眼仔细瞅着,心里却在琢磨,先甭管是什么来路,把宝贝弄到手再说。

看完朝珠后,李掌柜把东西装进软囊中,试探着问:“老爷子,您想换多少钱啊?”老炮儿回答说:“你要瞧上了,就来个嘎嘣脆,别唧唧歪歪的,三千块袁大头。不然老子就上别家去!”

李掌柜一听,知道这是个不识货的棒槌,不慌不忙地说:“老爷子,您这串珠子是碧玉料,不值钱啊。这么着吧,图个吉利,给您一千八。”老炮儿“啪”地一拍桌子:“两千块!不要拉倒!”

李掌柜装出一副没辙的样子,说:“好吧,两千就两千。以后您手里要是还有这样儿的红货,只管来聚珍斋找我,绝亏不了您。”说完,他立刻让账房付了银票。老炮儿把银票往怀里一揣,迈着罗圈腿就走了。

拿着失而复得的翡翠朝珠,李掌柜心中是喜悲交加,他以为被苟小三骗走后,就再也追不回来了,没承想,刚过了半年多,居然被个棒槌上赶着送上了门,老天爷总算是开了一回眼!李掌柜叮嘱伙计,不准对任何人提老炮儿来的事,不然立马背着铺盖卷儿滚蛋。

就在李掌柜藏好朝珠,刚回到铺子里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叫骂,紧接着,老炮儿一个箭步闯了进来,见着李掌柜后,二话不说,俩手就揪住他的衣领,骂了起来:“你个臭小子,敢跟老子玩阴的,到手的银票还没捂热乎呢,你就叫人下黑手啊?跟老子走一趟大帅府!”

李掌柜吓坏了,忙让伙计抱住老炮儿,连声儿地问到底出什么事了。老炮儿见李掌柜不像在装模作样,气哼哼地坐下后,讲起了他离开聚珍斋遇到的事儿:

老炮儿没想到一串破珠子居然卖了个好价儿,心里倍儿高兴,哼着二人转调调,晃晃悠悠走回大帅府。这时,他忽然发现身后有人,正要转身细瞅,没想到,后脑勺上就重重地挨了一板砖,脑袋里顿时一阵“嗡嗡”响,就昏倒在了地上。半天后,老炮儿才晕晕乎乎醒了过来,一摸怀里的银票不见了。他气炸了,银票的事只有聚珍斋的掌柜和伙计知道,就立马掉头怒气冲冲地来算账。

李掌柜一听,赌咒发誓说:“老爷子,我要干了这种缺德事,出门遭雷劈,不得好死!”老炮儿却不吃他这一套:“关老子屁事啊,老子的银票谁赔啊!”

真是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李掌柜急忙说:“您要不信,咱们这就去巡警楼子!”老炮儿一把拉起他:“走就走!”

在警局,老炮儿找到了警察头儿,说他是大帅府的人。警察头儿不敢怠慢,忙问出了什么事。听完老炮儿的讲述,他瞅了一眼李掌柜,提醒说:“老爷子,您好好想想,除了聚珍斋的人,还有谁知道您来卖东西啊?”

一句话提醒了老炮儿,他琢磨了一会儿,忽然嚷嚷起来:“没准儿是那小子干的!”接着,他也不避讳,讲出了得到朝珠的经过。

李掌柜听后,大吃一惊,立马对警察头儿说:“这人就是苟小三!”5.无端灾祸

警察头儿一听,这还了得,苟小三居然开始露面儿了,还下黑手下到了大帅府人的头上,他立马命警察四处寻查,却始终没见着苟小三的人影儿。

老炮儿一个大子儿没落着,还挨了一板砖,哪里肯罢休,隔三差五上警局嚷嚷,要他们尽快逮住苟小三,追回他的银票来。警察头儿没辙了,只好来找李掌柜。李掌柜明白他的意思,只好拿出了五百块大洋。老炮儿总算消停了下来。

几年后,张作霖吃了败仗,又缩回了关外,民国政府也迁都南京,有钱人全搬了过去,廊房二条的红货生意一落千丈。再加上市面上不太平,李掌柜怕出岔子,听说洋人的银行有保险柜,就把朝珠悄无声息地存进了英国汇丰银行的保险柜,随后又雇俩武师看守铺子,以防万一。

时间一晃就到了民国二十六年,日本人打进了北平城,组建了临时政府,还成立了个搞奴化教育的新民会,在廊房二条鼓捣什么珠宝分会,几个汉奸多次上门找李掌柜,请他出面当分会长,李掌柜以年事已高为由推掉了。

这年冬天,日本天皇派的俩特使在遛马时,突然遭到枪杀,一死一伤,几个刺客得手后就跑得无影无踪了。有人看见,其中一个刺客是个麻脸。宪兵司令急了眼,下令全城戒严,见着麻脸就逮,搞得老百姓不得安生。

一天晚上,聚珍斋值夜的武师刚要躺下睡觉,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只好起来打开了门,只见“呼啦”一下闯进来一大帮宪兵,一个汉奸挥舞着手中的盒子炮,逼问:“李掌柜呢?”武师害怕了,连忙指了指后院。汉奸立马和宪兵冲进后院,找到李掌柜后,二话不说,就把他抓走了。

李太太吓得慌了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天晌午,宪兵队再次冲进聚珍斋,把铺子里的伙计全抓走了。就在李太太六神无主时,家里忽然来了个人,自称是新民会的,说有办法能救出李掌柜,条件是他得出马当珠宝分会的会长。

李太太一听,急忙让座上茶,迫不及待地问:“先生有什么办法?”这人喝了一口茶,不慌不忙回答说:“我是李掌柜的朋友,听说昨夜被宪兵抓走后,一大早就去了趟宪兵司令部,并在大牢里见到了他。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有人告密说,聚珍斋窝藏刺杀日本特使的那个麻脸刺客。李掌柜是个本分的买卖人,怎么会窝藏刺客呢,一准儿是有人在栽赃陷害。临走时,李掌柜小声对我说,家里藏着一串翡翠朝珠,值不少钱,让我赶紧来找您,把东西麻利儿送给宪兵司令,说说好话,早点把他救出来。您也听说过,宪兵队的大牢可不是人待的地儿,十个人竖着进去,就有九个是横着出来的啊!”

李太太到底是女人家,一听就吓破了胆,见这人说得有鼻子有眼,又带来了当家的口信,急忙到了汇丰银行,把朝珠取出来交给了他。这人又说,阎王好说小鬼难缠,除了司令之外,还得打点一下上上下下的小鬼,李太太又拿出了一笔钱。这人临走时说:“李太太,您就踏踏实实等我的信儿吧,不出三天,李掌柜和伙计一准儿全须全尾地回来!”

到了第三天,铺子里的伙计果然被放了出来,个个被打得遍体鳞伤,却唯独不见李掌柜回来。李太太心里着急,急忙跑到新民会找那人,谁知一连好几天,却始终没见他的人影儿。一个伙计问这人叫什么名字,李太太却说不出来,就把他的长相讲了出来。伙计一听,大吃一惊:“这人叫苟小三,是个骗子。十多年前,就是他设局骗走了掌柜的一串朝珠!”

李太太听后,肠子都悔青了,当家的生死不知,还让人把最值钱的宝贝给骗走了,这可怎么办啊?

一天后晌,李太太正在暗自垂泪时,前院铺子里忽然来了个小伙子,指名道姓要见她。见着人后,李太太却并不认识他。她问小伙子有什么事,小伙子小声说:“太太,李掌柜让我来告诉您一声,他还活着,让您放宽心。”李太太一听,是又惊又喜,急忙问人在哪里。

小伙子却笑了笑,回答说:“李掌柜让我先不告诉您,等过阵子伤好了后,他自个儿会回来的。”李太太听后,這才放了心。仨月后的一天夜里,李掌柜果然悄没声儿地回到了家中,夫妻相见抱头痛哭。之后,李太太问李掌柜,他是怎么从日本人手里逃出来的。

李掌柜长叹了口气,这才讲了出来:在宪兵队,一个日本人要他说出麻脸刺客的藏匿之处。李掌柜一听,十有八九是遭人陷害,急忙分辩说,自个儿压根儿就不知道这档子事,更不认识什么麻脸刺客,要是不信,铺子里的伙计都可以作证。日本人根本就不听,让打手对李掌柜严刑拷打,竟生生把他给打得没了气儿,然后扔进了永定河。也该李掌柜命大,被一个车马店的掌柜发现了,从河里捞了上来,一摸心口还有点热乎,急忙拉回车马店,请来先生医治,把他从阎王殿里拽了回来……

听完当家的讲述,李太太一脸愧疚,说出了苟小三骗走翡翠朝珠的事。李掌柜听后,却一点也没着急上火,反过来劝她说:“哎,那串朝珠就是个招祸的根啊。在车马店养伤时,我琢磨来琢磨去,陷害我的人十有八九就是苟小三,还真猜着了。算了吧,既然斗不过他,那这个哑巴亏我认了。这些天来,我算是明白了个理儿,命比钱财更重要。明儿我打算把铺子盘出去,回河北老家,安稳过几天舒心日子!”

李太太听后,十分纳闷儿:“当家的,反正朝珠已经没了,那你还怕什么啊。再说了,你把铺子盘了,今后咱靠什么吃喝啊?”李掌柜却来了句,回去再说。

第二天,李掌柜就辞退了伙计,把铺子贱价盘给了别人,雇了辆驮轿,和李太太回老家去了。一路上,李太太赌气不搭理李掌柜,她想不通,当家的为什么要这样做啊?6.礼尚往来

一年后的一天,李掌柜的一个老伙计过来看他,无意中说起了苟小三,他带着老婆闺女在上海开了家绸缎庄,却被一个娘们给算计了一把。李掌柜听后,愣了一下,问是怎么被算计的。

伙计说,听跑上海买卖的人讲,去年有人给苟小三的闺女做媒,男方是一个银行家的三小子,还买了个公馆做新宅,苟小三一听是求之不得。因银行家的夫人身子不舒服,老两口一起回老家养病去了,婚事由管家负责。办完喜事后的第三天,苟小三在家等闺女来回门,谁知左等右等却不见人。他只好上姑爷家去问,却发现公馆里空无一人,桌上放着封信。苟小三拆开一看,就傻眼了,闺女被一个叫潘太太的绑架了,索要五十万赎金。

苟小三急忙去找亲家商量,不料,那银行家听完后,十分纳闷儿,说:“我只有一个儿子,而且早就成家了。你是不是被拆白党给算计了啊?”苟小三一听叫苦不迭,怕拆白党撕票,没敢报案,就按信封上的地址去找潘太太,想缓几天再交赎金,谁知却被一帮黑衣人扣了下来。苟小三老婆收到勒索信后,一点辙也没有,只好拿出全部的家当赎回了闺女,而苟小三却杳无音信……

李掌柜听后,问这个姓潘的女人是什么人。伙计回答说,听说是个青帮头子的姘头,年轻时着了骗子的道儿,被拐卖给了洋贩子,不知她使了什么手段,居然没被弄到国外去,而是当了舞女,后来才傍上了这个青帮头子……

第二天,等伙计走后,李掌柜突然提出要搬家。李太太一听,满脸的惊讶:“好端端的,搬什么家啊?”李掌柜回答说:“这事儿回头再给你细说。我先去邻县找房子,回来就搬!”说完,他就抬脚出了门。

李掌柜刚走出院门,却见一辆小汽车开了过来,“嘎吱”一声停在了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妖里妖气的墨镜女人,还有俩黑衣男子,拦住了李掌柜。李掌柜一脸愠怒:“你们想干吗啊?”

那女人忽然开口问:“李掌柜,您还认得我吗?”李掌柜瞅了几眼女人,觉得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女人取下了墨镜,他仔细一瞅,不由得愣住了,居然是三姨太!

李掌柜冷冷地问:“你来干吗?”三姨太笑眯眯地回答说:“听说您不开买卖了,在老家享清福,特意过来看看您。怎么,不欢迎啊?”李掌柜来了句:“那我谢谢你了。你来得不是时候,我要出去办点事儿。”

三姨太笑了笑,说:“李掌柜,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也被苟小三骗了,被卖给了洋贩子。不管怎么说,当初那件事我做得不厚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记恨我了。今儿我有件东西请您掌掌眼,完事后就走人。怎么样啊?”李掌柜只好“嗯”了一声,扭头就进了院门。三姨太紧跟着走了进来,俩男子立刻把住了院门。

落座后,李掌柜问是什么东西,三姨太从包里取出了个软囊。李掌柜取出里面的东西,却一下子怔住了,竟是被苟小三骗走的翡翠朝珠,不由脱口而出:“这……”

三姨太笑了笑,说:“李掌柜,我实话实说,东西是从苟小三手里弄过来的,我家老头子打算送给一位军政要人做寿礼。可是,上海的几位行家看过后,有说是真的,也有说是假货。这串朝珠您最熟悉不过了,您给好好瞅瞅,究竟是真是假啊?”李掌柜心中明白,自个儿的怀疑没错儿,三姨太就是算计苟小三的潘太太。他瞧了几眼朝珠,摇头说:“除了金片儿是真的,其余的全是假货。”

三姨太听后,说了声谢谢,立马起身走出堂屋,坐上小汽车一溜烟走了。

赶回上海后,三姨太立刻命人对苟小三又是一顿毒打,逼他说出朝珠的下落。谁知,苟小三却还是那句话,朝珠是他亲眼瞅着李太太从汇丰银行取出来的,得手后,没动过一根手指头。三姨太见苟小三死到临头还在骗人,气坏了,让人把他白送给了洋贩子,第二天就被货轮运到美国旧金山卖苦力去了。

真的朝珠呢,跑哪兒去了?三姨太细一回想,突然转过弯儿来,要是苟小三说的是实话,那么他拿到手的朝珠,十有八九早就被李掌柜做了手脚。想到这里,她立马派了四个地痞流氓赶往河北,想尽一切法子,把李掌柜弄到上海来。可等这四人赶到李掌柜家时,却发现屋里已是空无一人。

三姨太听到消息后,扬手就把假朝珠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心中倍儿绝望,这下算是彻底完了。老头子之所以看中她,完全是冲着那串翡翠朝珠来的,如今弄得鸡飞蛋打,什么也没捞着,老头子一准儿不会放过自己……

(发稿编辑:赵嫒佳)

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