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郑州醉点科技有限公司养生移肾是尿毒症唯一的办法吗
移肾是尿毒症唯一的办法吗
2022-12-06

最近,两个家庭“交叉换肾”的故事吸引了全社会的关注。两个家庭跌宕起伏的命运牵动了无数广州市民的心。面对两个家庭的困境,人们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终末期肾病(即尿毒症)病人除了肾移植,还有其他救命之路吗?

专家指出,实际上肾移植绝非治疗终末期肾病的唯一手段,患者通过合理、规范的血液透析或腹膜透析治疗也完全可以控制病情,过上正常生活。在广州的很多医院里,连续十年、二十年接受透析,仍然生存的患者大有人在,有些还可以照常上班。而部分接受了肾移植的患者,还会因为新肾功能衰竭而必须重新接受透析治疗。可以说,一名尿毒症患者,无论是否接受肾移植,透析可能是伴随他一生的治疗手段。

因此,肾移植,绝非尿毒症患者的救命稻草。

八成尿毒症患者在接受透析治疗

老陈是一位尿毒症老病号了,“1998年,我35岁,那一年的冬天,我连续发了一个星期高烧,到医院检查,结果被查出肾功能衰竭……从那时开始,我的生活就与血液透析连在一块。”老陈是一家民营企业的销售经理,今年,老陈的血液透析治疗迈进了第10个年头,“公司知道我的情况,挺照顾我的,每周特批两个上午的假让我到医院做血透,除此之外我平时就和正常人一样上班、生活,没有很多的痛苦和不便。”

在中山一院、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等医疗机构的血液透析中心里,像老陈这样的尿毒症患者还有很多很多。

“近几年媒体对器官移植宣传得很多,使得不少人一听尿毒症就联想到换肾,事实上,八成以上的尿毒症患者正在接受的是透析治疗,他们没有换肾,更没有因此而失去生命,而且还过着和正常人没有很大差别的生活。”据了解,在国外和香港地区,由于供体紧张和手术费用高昂,接受血液透析治疗的终末期肾病病人所占比例比接受肾移植的更大。

在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血液净化中心主任古英明教授收治的尿毒症病人中,接受血液透析时间最长的病人已经有20年了,大部分病人的血透平均时间也达到了10年。“对于这些患者来说,血透已经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有的人还开玩笑说:‘血液透析中心的医生、护士比亲戚还亲近,因为一个星期见两次面,有些亲戚一年都难得见上一次呢!’”

时间:大部分患者每周只需到医院2次

血液透析,在很多人眼中既神秘又恐怖,那么,它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治疗方法呢?

“以前很多市民对血液透析的认识来自于香港的电视连续剧,他们习惯把血液透析叫做‘洗肾’,其实这也是一种挺贴切的形容。”古英明教授说,血液透析在医学界又被称作“人工肾”,顾名思义,就是病人自己的肾功能不行了,甚至完全丧失了,所以就得利用医学仪器代替病人的肾,完成新陈代谢产物、调节身体水、电解质、酸碱平衡等的工作。

记者日前在广医二院血液净化中心看到了一次完整的血液透析操作过程:病人躺在病床上,旁边摆了一台白色带屏幕的血液透析机,护士在病人的手臂血管处进行穿刺,看上去有点像抽静脉血,然后,病人的血液顺着一条管子被引出,进入旁边的仪器进行体外循环,过滤掉病人血液里积聚的代谢产物和多余水分,同时平衡血液中的酸碱和电介质,仪器再将净化过的血液回输到病人体内。“整个过程病人不会有什么痛苦的感觉,除非病人有比较难控制的并发症,但这种情况很少发生。”

古英明告诉记者,血液透析的频率主要由病人肾功能的情况决定,从每周1次到3次不等。“目前大部分病人是1周2次到医院进行血透,每次的时间是4~5小时,病人可以选择上午或者下午,血透结束就可以回家。”因此,一些正值壮年的病人,完全可以像老陈一样,一边血透一边工作。

费用:移植术后抗排斥药费与透析相当